1 2 3 4

多彩贵州,一路黔行(镇远-西江苗寨-织金洞-下翁细村)

[复制链接]
查看: 13289|回复: 0
累计签到:1 天
连续签到:1 天

2

主题

2

帖子

2

精华

注册摄影师

Rank: 1

积分
40
一路黔行 发表于 2020-2-14 03:37: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写在出行前的话

2019年09月23日,我向自己预约了这篇游记,当时我说:

10月的某天-10月的某天,

我计划去贵州,

出发前,我敲下了这些文字:

用几天时间,换一个真实的自己。

100q180000014kzx87F3A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多彩贵州,一路黔行
100w180000014pqqsB4E8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贵州的景点比较分散,找一个好的向导是非常重要的,其它就无所谓了,开心就好

DAY-2

【行】织金县城至织金洞,巴士

【景】梦幻织金洞,神秘的地宫

100d180000014i88lFE08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行】织金洞至l绮结河峡谷,景区环保车

【景】绮结河峡谷,山水有洞天

100l180000014jvhu05B9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行】绮结河峡谷至织金县城,出租车

【宿】织金温州大酒店

DAY-3

【行】织金至贵阳,火车K9482

【行】贵阳北至凯里南,火车G1328

【景】路过凯里城,平常百姓事

100t180000014jr925A1A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行】凯里至重安镇,私家车

【景】重安三朝桥,见证时代变迁

100v180000014ur8uC091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行】重安镇至下翁细村,私家车

【宿】下翁细村小潘家

DAY-4

【景】下翁细村,舌尖上的苗家盛宴

100b180000014m3ie400F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行】下翁细村至黄平五里墩,私家车

【景】黄平五里墩,看一场民间的斗牛

1005180000014m7qdB6A3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行】黄平五里墩至l西江千户苗寨,私家车

【景】l西江千户苗寨,大山深处有盛名

100o180000014ijtp942F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宿】西江千户苗寨l听鼓楼驿站

DAY-5

【行】西江千户苗寨至凯里,巴士

【行】凯里至镇远古镇,巴士

【景】镇远古镇,一条镜河两座城

100t180000014jr9g53CA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宿】镇远镖局·大河关驿站

DAY-6
100q180000014kzxyA65F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行】镇远古镇至贵阳,火车K1251

【行】贵阳至上海,飞机HO1144

【关于牛牛】我和我的旅行

每年的十月底,我似乎总会出行。深秋时节,对于旅行摄影算不上好,只是因为避开了十一黄金周,而秋色尚存一线,也算的上理想。

原本打算再去西藏的,可因为假期和气候的关系,转而考虑其他地方,贵州便进入了我的视野。

旅游宣传中,贵州的标签是多彩,以色彩丰富,自然人文景观多样著称。且贵州多常绿植被,秋末对其色彩的影响并不大,加之当季由上海往返机票便宜折扣大,省内铁路、公路交通便捷,自然便成了我这次出行的首选。

随着旅行之路的延续,摄影在我的旅行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原本堆满衣物的登山包,如今已有一半以上的空间被摄影器材所侵蚀;原本惬意享受的休闲游,如今已成了一场场早出晚归,追光逐影的战斗。有时熊猫也给我抱怨几句,可看我如此执着和热爱,依然还是默默的支持着。

路上的日子,我不止一次的怀疑这样的旅途,甚至干脆把相机装进包里。可当动人的瞬间划过眼前,天空弥漫美妙的色彩,我还是会情不自禁的拿出相机。

一切并无对错,随心而已,就这么继续着吧。

那些从旅途中截出的视觉片段,让我能够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认识这个真实的世界,除了带给我满满的回忆,如果还能给人以上路的冲动和对前路的憧憬,足矣。

1003180000014lfpx5978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n180000014irpt127E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正文【一】梦幻织金洞,神秘的地宫

晚上只睡了两个小时,早早的便坐上了前往贵阳的班机。据说飞行时间大约三个小时,不过飞机在开始滑行之前我便已经睡着。

起落架重重的砸向龙洞堡机场的跑道,哐铛一震,我才满眼惺忪的醒来。

贵州之旅,正式开启。

机场大巴直达贵阳火车站,先买了下午前往织金县的车票,时候尚早,便去附近转转。

甲秀楼,距火车站最近的景点,曾经的贵阳地标。如今也难逃被钢铁森林淹没的命运。

记得早年第一次路过重庆,想去看解放碑,几次从碑前走过,竟也没找到目标。好在甲秀楼还是一眼就看到了。

沿南明河一路步行至浮玉桥,过涵碧亭,尝试了很多角度,始终没拍到满意的结果。一般,我喜欢将这种情况归结于天气和光线不佳。

1004180000014iovl4693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桥头立一座石木牌坊,上书城南遗迹。几尊看似年代不久的石狮立脚下,却存留着千年的故事。

1004180000014iovn26D5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几年前的贵州之行路过安顺,听说那时火车没通,从安顺到织金洞要坐近六个小时的小巴,太过辛苦,便错过了。

如今织金洞号每天早中晚各一班,串联贵阳、安顺、普定和织金四站,全程约3小时,极大的方便了出行。

列车设有软座,为上下层观光车厢,三个小时并不费力。于是,我又睡了一路。

100f180000014jq9xEC62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织金属毕节地区,县城并不大,火车站位于城南的山坡上。入住的l宏州国际酒店位于市中心区域,楼层很高,方便俯览全城。

100o180000014iju7DD02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简单的整理下行囊,出门觅食。正瞅见暮色天光,赶紧又跑回楼顶拍了几张。好天气也让我对之后的行程充满期待。

100w180000014pqqsB4E8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织金县城发展迅猛,建筑密度极大,随处可见二三十层以上的高层,让人十分意外。在城中逛了许久,好不容易在巷子里发现家餐馆,赶紧点菜开吃。辣子鸡、三鲜汤和飘儿白,简单的两菜一汤,荤素搭配,两个人用餐足矣。

1001180000014wmtnEA12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次日的第一站是织金洞,因为是在洞内拍摄,不涉及到日出的问题,就理所当然的睡了个懒觉。晚点出发,这样预计能在下午三点以后进入织金大峡谷,慢慢拍摄正好可以赶个日落的光线。酒店的视野很好,我特地清晨起来看了眼窗外,雾气弥漫,不见天光,难不成是变天了?

再睡醒已经是八点半了,磨磨蹭蹭的洗漱吃饭,打包整理,到车队已经十点多钟。

此时天空艳阳当头,蓝天白云,难不成我早上看到的窗外是做梦?

织金有车站和车队之分,坐车的朋友留意一下。

车站主要是运营织金往来贵州省内主要城市的线路,多为中长线路。而车队则是负责县区域内部的短途运营,前往织金洞的车就是在这里,半小时左右一般,行程约一小时。

100a180000014l14g664C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等车期间发现附近地名挺有意思,就搜集了一圈,龙、马、牛、猫,正好凑齐一桌麻将,打的就是织金这手好牌。

100d180000014i89u52E6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织金洞和织金大峡谷可以购买联票,价格会比单独买便宜一些。网上说织金大峡谷并不值得一去,不过对于我来说好与不好,去过才知道。

任何人都喜欢写某某某到此一游,名人、古人也不例外,只是写的更有文化一点罢了。当然织金洞也不例外,只是都写在外面,怕是洞里太黑,不好写。

100m180000014t3eu49AE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当年中国国家地理的选美中国里,织金洞在溶洞排行中名列首位。五年前我曾到过贵州,可惜当时错过,所以这次就毫不犹豫了。织金洞原名打鸡洞,当地人好斗鸡,某日斗鸡落入洞中,主人下洞寻找,才偶然发现,不想竟是如此圣地。

1006180000014kbwy2963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迎宾大厅日月同辉,游客的步道为左边的日,而当年发现织金洞的洞口,则是右侧的月。

100q180000014kzyt38A8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目前织金洞已探明的长度超过12公里,旅游开发约6公里,正常开发的大约在3公里左右。游览织金洞的主要是由导游带领,一路讲解。每个主要景点设有灯光,由导游和安保人员控制,步道的照明灯则为感应式。

1002180000014qsf698C5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洞内光线很弱,有布光的地方光比又非常大,摄影几乎离不开三脚架,想拍张到此一游的话还得配备闪光灯,实在麻烦。这可能也是为什么溶洞旅游宣传不宜的主要原因。

100h180000014la6cBE81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跟随导游继续前进,名大力神杯。仅仅是开场的第一个景点,就是十分的震撼。

100d180000014i88lFE08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拍照比较慢,我很快脱离了导游的带领,不多久又被下一个导游超过。因为是淡季,游客数量不算多,每队游客间隔少则三五分钟,多则半个小时。我全程在洞中拍摄三个小时,被十余个导游超过。

100r180000014i4rn5E80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织金洞实在太大,布光显得较为单调和稀疏,大大增加了拍摄难度。

100p180000014iucnB865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过分花哨的灯光在织金洞中并不多,与其他溶洞那种类似演唱会现场的布置相比,这里显然更好。

100p180000014iucoA884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在洞中边看边拍,行进速度很慢,除了第一处的大力神杯之外,我再也没有听到导游的任何介绍。想来也没有哪个导游愿意耐着性子等我一张张长曝光拍完的吧。

100e180000014mglbA5A3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对我而言,溶洞中关于地质结构、钟乳石形成等学术方面的内容基本来不及看和听,只能等拍完照片回去自己找资料学习。而那些象形的想象,不用导游介绍,我还是自己发挥想象力的好。

100b180000014m3kbDA4C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淡季人少,经常会遇到所有人都走了,景观灯被熄灭的尴尬。仅靠路边几盏微弱的小灯根本不足以看到整个洞内的情况,忽然让人想起盗墓笔记中的场面,慎得慌,还好搭档一路放在嘈杂的音乐。

100w180000014pqt0438A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感觉我的想象力还是比较平实的,比如这个,大鱼吃小鱼。

1008180000014jwlg73C6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又比如,金枪不倒...

100a180000014l15i74B5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当然,还有比较官方的名字。比如倒挂琵琶。

1002180000014qsg27779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普度众生

100q180000014kzzsD471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霸王金盔

100q180000014kzzu73B7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姐妹玉树

1009180000014m43w508D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掌上明珠

100g180000014kehyA5D5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等等等等...

不用看介绍就能对上号了,确实像。

目前织金洞中已开发的最大一个地宫广寒宫,完美的结合了织金洞的三大特征:大、奇、全,面积5万多平方米。

100j180000014j853D330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银雨树和霸王金盔是织金洞最富盛名的两处景观。

下图的银雨树据说最终形成需要大约15万年。

100w180000014pqtmBAE2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这段行程无疑是震撼的,无论是溶洞内的细微之处,还是宏大场景。

100n180000014irrz63A8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p180000014iudq201C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4180000014ioxt8720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三个小时,游览距离不到整个溶洞四分之一。部分大厅大到甚至能轻易的装下整个小区的高层建筑,令人无比震撼。难怪有去过的朋友戏称,在织金洞面前,其他的溶洞,顶多只能算窟窿。

100k180000014nw5c241D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71800000150e77B348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o180000014ijwiA35F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出溶洞的路是人工挖掘的,要是没有这条小道,走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天黑了。当看见蓝天白云的那一刻,一时不太适应,眼睛刺得都有些湿润了,恍若隔世。

100q180000014l00q9AA8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织金洞出口处有免费的摆渡车送游客前往大峡谷景区,大约两公里距离。

果然如介绍一样,来这里的游客就要少很多了。

【二】绮结河峡谷,山水有洞天
1005180000014m7td53F2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大峡谷景区位于大山峭壁之下,2014年9月才对外开放。行程全程沿江,不走回头路,全长约三公里。

由观光电梯下行104米,再步行往下走一段阶梯,便可到达绮结河边。后面的路程便是沿江而上,全程缓坡。如此的行进方式相对比较省力。

100v180000014urc2B24C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b180000014m3lv4AC5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峡谷深远幽静,险峻的石英岩峭壁之上,蕴藏着无尽的生命力。

100k180000014nw5y7554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m180000014t3hh4A9E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6180000014kbzg93B2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峭壁下有水潭,由潭下暗涌汇聚成瀑。

100n180000014irt3A55F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峭壁间偶有小股水流飞溅而下。

100w180000014pquy1966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整个大峡谷景区的中心是重建后的金谷寺。

金谷寺面朝绮结河,背靠峡谷绝壁,头顶天生桥,可谓是景区一大奇观。退到无路可去,才勉强用14mm的超广角将寺院与天窗一起收入画面。

100m180000014t3hsAD64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天生桥正下方有一长亭可供游客休息,即使是晴天,上面仍然有大量的水珠飞下。溅我一身的水,相机也不能幸免。

100u180000014jomr7DFF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1180000014wmwxCE69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u180000014jomy2E96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正是这些水一点点的滋养着绝壁上的那一抹绿意,生生不息。

1004180000014iozdAB4B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过金谷寺后水流声渐响,远望能见山中裂开一道缺口,一道瀑布从裂口处倾泻而下。

1004180000014iozg9B2E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道路逐渐往上,最后进入峭壁之中,变成一道穿山而过的险道。

100b180000014m3mz66A1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栈道时而封闭,时而半开,潮湿幽深,直通山中裂口处的瀑布。

100d180000014i8dd432B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此洞名万燕归巢,因黄昏时分,外出觅食的集体燕子返回,声势及其壮大而得名,可惜这次没有得见。

1004180000014iozs4CA1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71800000150e91C907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站着其中可同时看到两侧的出口,甚至能直接透过入口,看到金谷寺和天生桥。

100h180000014la9p0FF1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g180000014keklBDD4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w180000014pqvyD257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m180000014t3iv3FDF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2180000014qsiwC9B2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洞虽不深,却十分开阔。瀑布上游的暗河在这里放缓,形成一片沙洲。沙洲对面是游船码头,顺流乘船游览的游客需在此下船,步行前往金谷寺和观光电梯。

100c180000014mcv18491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m180000014t3iyAEB0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出洞再是瀑布,一股水流由山壁留下,被石台切割成无数小瀑布。

100k180000014nw7pB717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n180000014irulDA45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此时已是下午五点半,工作人员已经开始清场。临走之时还不忘提醒我们回头看看,万燕归巢洞所在的山体上方,又是另外的一座天生桥。

100s180000014qlac7BF6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峡谷渐渐恢复了本来的平静,只留下潺潺的水声和偶尔响起的几声鸟鸣。

100u180000014joo864D9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q180000014l034D2F9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弦月当空,天色渐渐变得昏暗。景区出口处公交运营已经结束。无奈之下,只得花钱拦了辆顺风车返程。

100w180000014pqwnB20F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晚餐,点了小伙伴最爱的织金豆腐。

100t180000014jrerE049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也少不了他最讨厌的凉拌折耳根。

100u180000014jooj4E84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织金的行程一切顺利,也有令人满意的收获。

次日一早,赶最早的一班火车离开。临走前,吃上一口热气腾腾的辣鸡米粉,再配上点洗澡泡菜,这织金留给我最后的一点味道。

1006180000014kc1j4700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三】重安三朝桥,见证时代变迁

窗外天蒙蒙亮,依旧雾气正浓。这里较大的昼夜温差和极高的湿度造就了这样的清晨,安静单调,褪去色彩。

100k180000014nw8a675A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七点多的织金号火车没有软座,只是最最传统的绿皮车,勾起我儿时的记忆。还记得第一次独自出门,那时候一切都是新鲜的,根本谈不上害怕。

10071800000150ea509EC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列车上的小贩拉长了嗓门,手舞足蹈的推销着那些廉价的日用品。普通的清凉油、牙膏和袜子在他的口中被渲染成集众多高科技于一体的铁路特供商品,总会有些睡不着觉的人,随意的听着,不时逗上两句,不过到最后也忍不住消费几件。

100u180000014jootDC21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琅琊榜多肉控坐在我对面,只要一有时间就掏出iPad看剧,美其名曰学习构图,实际上呢,我也不知道。

100o180000014ijzjB3DC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坐在他身后的是祖孙俩儿,小家伙特别缠爷爷,即使是上厕所也要守在门口。

1005180000014m7w8AED8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后来上车的安顺大叔不停的给刚刚挑上来的两大麻袋的黄色果子浇水,起初我还以为是桂圆,后来才知道这叫刺梨儿。

拨开以后去掉里面的芯子就可以吃了,酸甜之外更多还是涩口,吃不习惯。

100d180000014i8ew9F0D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列车连接处的吸烟客络绎不绝,陌生人借个火,很快就熟络起来。

1008180000014jwpo716D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贵阳到凯里已经开通了高铁,G车头的和谐号列车将两地之间的行程从两个半小时直接压缩到了半个小时。只是多了贵阳站和贵阳北站、凯里南站和凯里站之间的路程,值不值得就不好说了。

100d180000014i8f05AFA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新式的高铁候车大厅气派十足,看上去甚至比龙洞堡机场更加大气。

100o180000014ijzp2757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原本计划由凯里转车前往西江千户苗寨,再花一两天时间找一两个相对冷门苗寨看看的。

正巧身在上海的小潘盛情相邀,让我一定抽时间去他的家乡看看。小潘说自己常年在外打拼,家人很少见到,你们去了,家人就像是看到了自己一样。就冲这个,我就一定要去。

到凯里的时候,小潘的儿时伙伴安安已经在城里等候多时了。坐上小面包车,穿过凯里热闹多彩的集市,开启了一段意料之外的短行。

100t180000014jr925A1A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w180000014pqxf0D3F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路上停车小憩,吃点小食消暑。

凉虾,原产湖北,后传入四川和重庆。大米制浆煮熟后,用漏勺漏入凉水盆中,尾部细形如虾,由此得名。相比于上述三地惯用的用红糖水辅食,贵州则习惯于用泡椒、泡菜搭配,酸辣爽口,别有风味。

100p180000014iuhjA9ED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不多时,到了重安。小面包的车窗坏了,趁修车的时候,我们有时间在这座曾经繁华一时的小镇一睹。

重安镇,黄平城南的一座普通小镇,曾是黔东南物资集散重地。如今浮华褪去,绿色的水道上,唯有那独特的三朝桥依旧还在不停的述说着历史。

1001180000014wmze1028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6180000014kc2jAC52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三座建于不同历史时期,形态迥异,却又紧密相依的桥梁横跨重安江上,共同书写着人与河的故事。

南面最古老的铁索桥建于清朝同治年间,距今130多年历史。桥长36.5米,宽3.55米,距离水面10米,由2根铁索桥栏和17根底链承载。

桥东头连着一座叫观音寺的寺院。

100q180000014l04b0796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桥西头的院落如今已成了家农家餐馆。

100e180000014mgqcCD3E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i180000014ij7j03DD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中间的一座是1938年由著名桥梁专家茅以升设计、工程师程万恭负责施工的石墩钢梁结构公路桥,长三十余米,宽五米多。单向可通行一辆载重10余吨的货车。

最北面的一座是曲拱桥,钢筋混凝土结构,1995年建成通车,桥长60米,宽10米,设有人行道。可双向通行,承重达到30吨。

如今,重安三朝桥仍在同时服役,只是前两座的价值更多的体现在他的历史意义之上。

100l180000014jvor9EAD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为了给三桥拍一张完整的证件照,我攀上旁边的小山头。却看见舐犊情深的一幕。

100m180000014t3ku6A20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继续前行,盘山公路的路况时好时坏,一阵颠簸,到了重兴乡。

安安与路上的每一个人热情的打着招呼,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这里距离小潘家所在的poi/9943058.html下翁细村,只有最后的五公里路了,而这最后的五公里水泥路,刚刚通车不久。

1009180000014m48p2E07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r180000014i4x61EBA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四】下翁细村,舌尖上的苗家盛宴

下翁细村,一个不到三百户人家的苗家村落,安静,避世却又那样的熟悉。

100v180000014urfyE7C3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红的辣椒,黄的水稻,青的柚子,白的瓜子,那偷偷爬上青黛的绿叶,还有那嘴里不停咕咕的青蛙和大肥猪......

或许在我们这代人身上,乡愁已经淡的难以找寻,但童年的欢声笑语,却依稀回荡心间。

1006180000014kc2z9E43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4180000014ip2gA408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h180000014lacaF529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h180000014lacc1567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f180000014jqgt4E8D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c180000014mcxh5E2B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o180000014ik15B5D3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r180000014i4yy7535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j180000014j8brB58E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小潘是因为摄影结识的朋友,而他的家,也因为摄影,在整个苗寨是那么的与众不同。

100p180000014iuk866E6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稻香鱼,舌尖上的中国让他一时名声大噪。但他终究还是稻田中慢慢酝酿出的美味,机械化的生产方式只能借用他的名字而已。这里,回归本真,用鸡笼一次又一次入水出水,两个人半个多小时的重复尝试,十余条的收获。

100o180000014ik2q0067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a180000014l1csAE5E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71800000150edn4BD6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9180000014m4b15E0F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w180000014pr0k65B4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远处,田间路过的阿婆大声的问到,这是要摆宴席?

这边的潘家小伙回到,上海来了朋友。

1004180000014ip4pC011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m180000014t3ng3FFE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画面切回小潘家,一桌宴席,少不了全家人的动员。白妈择菜,发现我的镜头,说老了,还是不要拍了,不好看的。

10071800000150edyE92C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稻香鱼很快被去脏洗净,安安用番茄、酸菜、泡椒、干辣椒、鱼香草等十多味辅料搭配,在苗家秘方和柴火精炖之下,终于散发出浓浓的香气,弥漫着整个屋子。

100s180000014qleq2026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g180000014kepfF777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3180000014lfzeB723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关于一只鸡的非正常死亡,或许没有谁比喵更加开心的了。

在小潘父母的手中,这只土鸡很快变成了一碗白斩鸡和一锅香醇的苗家鸡粥。

1009180000014m4bhA3DB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r180000014i5033358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t180000014jrj94189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r180000014i5055396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而剩下的边角残骸,在喵的不屑努力之下,也终究成了他今日的晚餐。

100d180000014i8iy3BA2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全家人的共同努力,换来一桌地道的苗家家宴。正值重阳佳节,一家老小、邻舍、好友纷纷都欢聚一堂,用美食美酒,让节日变得笑语连连。

100i180000014ijav018C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6180000014kc62EA47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潘家的年青人如今已经很少回村了,他们靠自己的双手,在外打拼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如今难得回来,自然要去看望下爷爷奶奶。

100s180000014qlfaA6CD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浩说爷爷在苗语里念做葛,奶奶念做呜,虽然我始终发不好这音,却记得很清楚。

老人家并不习惯城里的生活,坚持回到村子,守着祖辈留下的这片田地。心情好,身体自然也好,老人家说他们从不吃药,八十岁的年纪,依旧能够挑上百斤的粮食。

提到孙子下个月的婚事,老人家喜不自禁。他说他们早就给孙子的婚事准备了两头大肥猪。即使是成家立室,这里也依旧是孩子们的家。

100r180000014i50e2D8B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r180000014i50k0CBD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月光与星空渐渐相融,流星划过天际,消失在黑暗尽头。这一夜,睡的及其的香甜。

清晨五点不到,天还没亮,窗口的鸡鸣便将我叫醒。又半梦半醒的睡了两个小时,想起今天便要离开村子了,于是赶忙起来。

100u180000014jotmF10C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小潘母亲打来一盆热水给我洗漱,小潘父亲刚杀了只鸭子,正在忙着拔毛。我不好意思的说,我们上午搭潘浩的车去黄平看斗牛,就不吃午饭了,别忙了。虽然我也知道,我这么说有点晚了。

小潘父亲一边继续拔毛,一边笑着说,吃了再走。

太阳才刚刚升起,耳边时而响起鸡鸣狗吠,一片祥和。

100r180000014i50z0AAD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v180000014urjp6593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p180000014ium050CE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不是农忙的季节,村民依旧没有闲着。

100u180000014jou0B31C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i180000014ijbz4D25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村中的大树已有多年历史,潘浩说他也不知道有几岁,只知道他从记事起,树便是如此之大。可惜后来被雷劈了一次,长势放缓了很多。

100v180000014urk2A9FB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4180000014ip6iFEE9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村最高处的一户人家,大叔点上一支烟,热情的招呼我们去家里坐坐。我说不了,差不多该回去吃饭了。

100i180000014ijc807EA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回屋望了一眼厨房,蒸腾的雾气正赶上朝阳,被凝结成了道道金光。早午餐依旧是安安掌勺,不过在这样的环境下,或许白妈出镜更加贴切。

100b180000014m3ie400F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熟络之后,白妈不再拘束,每拍一张,看着相机屏幕上的自己,总是哈哈大笑:你拿回家给小潘看,说这是他白妈,他知道的。

1002180000014qspjBCD7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早午餐依旧是同样的丰盛,螺蛳鸭、老腊肉...难怪喵又开始孜孜不倦的嚎叫了。

100e180000014mgvbC1FE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1180000014wn4lA411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q180000014l09g258C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临走前,小潘的大伯一定让我去家里坐坐。

100j180000014j8ejEBB0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大伯家到小潘那里只有两三分钟的路,院子新了不少,晒满了谷物,却显得更加冷清。

老人家对着满墙三个孙子孙女的照片和奖状,如数家珍的介绍:这三个娃娃聪明,都在黄平读书。我儿子在外打工,老婆子和媳妇在县城带娃,我住不惯,就回来住。不过他们每年过节都来,每间屋子都给他们留着的。透过门缝,我依稀看到里屋床上,还放着孩子的玩具。

100p180000014iun2B5BE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6180000014kc7vDEF7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短短的一夜,下翁细村的小潘一家,让我体味着真实的苗家生活。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就犹如老人口中清冽的地瓜香气,淡雅而悠远,那是故乡的味道。

1008180000014jwvlE280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五】黄平五里墩,看一场民间的斗牛

到下翁细村之前,小潘就发来微信说,五里墩正好有重阳斗牛比赛,让我有空的话可以去看看。当时便心中长草,虽然从小在四川长大,老家也在山区,但斗牛还真没看过。

于是厚着脸皮把看斗牛的美好愿望和小潘的儿时伙伴讲了,没想到他们爽快的答应了下来,明天去看!

五里墩位于黄平县郊的山上,沿着山路盘曲而上,满天尘土。偶尔整个县城也能尽收眼底,不过此时完全没有看风景的心情。

渐渐的,山路上的车多了,人也多了。不久便看到卡车,丰硕的牛臀部露了出来,看样子斗牛场快到了。

100v180000014urku91DE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没想到前路漫漫,斗牛场还有很远,越往后车越多,不得不将车停在路边,步行前往。看看山坡上停满的摩托车就知道了,这将是一场盛会。

100i180000014ijd0267F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苗族人喜欢把斗牛叫牛打架,让两头水牯牛用角相抵斗以此决出胜负,历史悠久,惊险刺激。深受贵州地区的苗族、侗族、布依族、壮族、水族、毛南族、汉族等民族喜爱。

据说黔东南每年四月八都会有大型的斗牛比赛,有兴趣的旅游者可以在那时前往一观。

半山腰的开阔草坪上,人工挖掘的大坑便是这次民间斗牛赛的场地了。时值正午,烈日当空,不少人都撑起了遮阳伞。

100r180000014i52e929F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卸牛处,将卡车倒上斜坡,土堆和卡车仓正好契合,稍加牵引,牛便下来了。

1001180000014wn597B53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近看才发现,这些参赛的水牛都不是一般的健硕啊。

100n180000014is1w3418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每一头到场参赛的牛都会先到主席台下方进行报名,喷涂上牛的属地、名号和参赛的组别。

100s180000014qlhtA6B5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当然,想让这些桀骜不驯的大块头顺从的配合报名也不是容易的事情,经常会出现这样牛追着人满场跑的闹剧。

10071800000150eh3DE66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因为奖金丰厚,这次比赛甚至吸引了很多外地的斗牛前来参赛。这位小伙子一看就是久经沙场的战将,整个报名过程闲庭信步,自信满满。

100q180000014l0ajE8BA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报名期间,活动现场还有丰富的文化活动。芦笙会便是其中一项很有特色的演出。

这种中国历史最为悠久的乐器,如今依然是贵州人们十分喜爱的娱乐方式,每年大小节日,都少不了他们的身影。

100h180000014lahz5978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一只只挂满获奖锦旗的芦笙,代表着每一个团队的履历。据说当地最长的大芦笙可以长达四米以上,十分霸气。

100p180000014iuo819A6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k180000014nwfpE235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看看最旁边这位老者的两腮,仅仅是这只队伍中最小的一把芦笙,吹奏起来就是十分费力。

10071800000150ehn571E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伴随斗牛比赛的开场,一切的活动都是浮云,所有人一时间全部围拢在场地四周。

100a180000014l1h2DFE6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这面写着牛王的小旗子,是每一头牛今天的目标。

不过肯定不会属于画面中的这头来自当地的民间的牛了,他的第一次猛冲,面对对面气场十足的对手,竟然硬生生刹车,掉头逃走,惹得主人家连连摇头,懊恼不已。

100l180000014jvvhC3A9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这头便是他的对手,光是这牛角上的差别就显而易见了。

100j180000014j8gb6694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接下来的比赛,这样不战而降的场面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两头牛激烈的对抗,引得现场观众热血沸腾,欢呼连连。

100t180000014jrn1AF49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3180000014lg3g1F5B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无论是场边,还是山头上,甚至书上的观众,全被场中的比赛所吸引,还不时有人匆匆赶来,加入观众的队伍。

有意思的是,整个现场基本看不到像我这样的游客。

100i180000014ijeq45D0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d180000014i8n3E25B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角力结束,斗败的公牛掉头逃跑。而得胜者则不会善罢甘休,穷追不舍。

100q180000014l0c2238A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有些牛杀的兴起,便会出现这样的劝架场景,这工作人员的数量也是相当可观的。

10071800000150eiyE9DA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出于安全考虑,牛牛可不敢下到场中去拍摄,所以画面基本上是这样的视角。

100d180000014i8nu0A5D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自小潘家的苗家盛宴之后,这场意外的斗牛比赛,又为我的旅途增加了更多真实的生活节庆气息,不得不说认识小潘是一大幸事。

1005180000014m7qdB6A3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六】西江千户苗寨,大山深处有盛名

提起苗寨,不得不说到西江。

这是中国最大的苗族聚集地,十多个村,千户以上的人家,活着的苗族历史文化博物馆。

100v180000014uro67537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于是,在一路黔行启程之时,我便将这里定位一个必到的景点。

有人说这里早就被无数的摄影人拍烂了,你还去?

还是那句话,去过才有资格说,我定会带回一些我自己的视角。

100r180000014i55lF232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如果没有去过小潘家所在的下翁细村,那么我一定以为这便是苗寨,一个有些像丽江,一个有些像乌镇,一个被打上过度开发标签的古镇。

100l180000014jvxjB145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m180000014t3tm0E55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而小潘家的行程让我安静下来,我知道,生活与展示并不相同,但各具特色,这里更像一座自然博物馆,更像一副精彩的风光照片。

100e180000014mgzg57F4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如今的西江千户苗寨已经不再是原始意义上的村寨。

一方面,这里承载着老苗人生活的故事,无论外界如何变迁,他们依旧过着自己原有的生活。

100l180000014jvxyCF17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在晒谷场的阿婆,劳作时听到天上的声音,会开心的指着天空,对小孙子说,看,飞机。

100h180000014lal7ECF8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另一方面,这里也承载着新苗人的生活,他们用自己擅长的方式在这里工作,谱写着新的故事。

1002180000014qsub0E07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大叔背上写着:黔北小镇酒,酱香大作为。

说的不是西江,二是一个名气更大的地方,茅台。

100c180000014md6h87F8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看多了广角镜头下大场面的千户苗寨,换长焦试试。苗寨的密度确实令人咋舌,不光是在这里,下翁细村也是如此。

100s180000014qlluB16D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8180000014jx0iB4CC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无意中看到一张八十年代的西江千户苗寨照片,那时的西江,和大多数景点的过去一样,并不像如今这样的壮观。

那是的村庄木屋都集中观景台对面的山坡,那里朝南向阳,更适合居住。

如今,在观景台所在的山头早已经造满了新的房子,一栋栋紧紧相贴的木屋,被打上无敌景观房的标签。

听鼓楼,位于观景台之下一条不起眼的小巷深处。起初到如此偏僻的这里是觉得房价应该会便宜一些,确实房价打折,但景观丝毫不打折。

我特意在观景的房间找了一圈,选择了这间没有空调外机遮挡视角的房间。当时还很庆幸,直到晚上洗澡的时候该有的空调变成了电风扇,才明白有得必有失的道理。好在现在是秋季,不冷不热。

移开蜡染布的窗帘,风景这边独好。在别的景点动辄成千上万的景观房,这里随处可见。

100o180000014ijtp942F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入夜,饱受赞誉的西江夜幕即将拉开。

难以想象,在大山深处的这里,竟然有这样一处斑斓的存在。

100m180000014t3vc6B33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见惯了城市的夜景,来到西江,这里的夜色与众不同。

舞台的灯光如月光般绚烂夺目,村寨的灯火犹如繁星般如梦如幻。星月之境,一个天上,一个人间。


每天晚上,西江大舞台都会上演一场精彩的演出,不想买票的朋友,观景台的高度足够让你看到整个现场,就是得配个望远镜才行。

10071800000150elyF1CB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风雨桥,吊脚楼之外,西江千户苗寨的另一张名片。

风雨桥也称花桥,多建于湖南、贵州、广西、湖北等地的河流上,通常由桥、塔、亭组成,因行人过往能避风雨,故名。

传统的风雨桥不用一颗铁钉,只在柱子上凿通无数大小不一的孔眼,以榫衔接,斜穿直套,纵横交错,结构极为精密,很是坚固。

西江千户苗寨现在有五座风雨桥,不过,这些风雨桥已经采用水泥和木材的混合结构,为的是增加桥的坚实性和抵御洪水的能力。

100b180000014m40g8074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风雨桥连着白水河两岸,架起苗寨间的沟通。两座桥之间有一级矮瀑,正是这里溅起的水花,让夜色之下的白水河更加的璀璨。

也正是有了他的阻隔,上游的水平才能平静的如一面镜子。

100q180000014kzx87F3A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苗寨,一夜。

习惯了贵州的天气,每天清晨那似水雾似烟尘一般的空气已经让我失去了看日出的兴趣。不料这天醒来望见窗外,原来雾中也有如此风光,好在这般美景就在窗口。

清晨的苗寨,似乎恢复了他本来的样子。我没有四处走动,只是趴在窗口,看着暖阳里的日子。

光与雾,共同构成了一副美妙的画卷,只是来的那么的突然,走的那么匆忙。

100h180000014lan23845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太阳越来越高,直到最后散去雾气,苗寨又恢复了昨日的样子。

100s180000014qln7974F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一日一日的重复着,或许只有瓦片上的绿苔和落叶能让你读出这个季节。

贵州人好食米粉,一日三餐皆可。在风雨桥边来上一碗米粉,加两块钱的辣鸡哨子,简单有味儿。

100q180000014l0fyD1C3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上午的苗寨,很多游客匆匆而去,又有很多游人匆匆而至。

孩子和姑娘们换上苗家的衣服,兴奋的在广场转圈。

如果想在这里体验更纯粹一些的苗寨,那就得花点力气,沿着羊肠小道攀上山坡。越往上,越安静。

100u180000014jp1h5DD2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k180000014nwl31897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不过拍来拍去,始终还是最喜欢白水河两岸,一面镜子,让人有更多的想象空间。

1002180000014qswr8EB3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q180000014l0ggA29A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千户苗寨的出口处,搭乘前往凯里的班车,一个小时即到。

不用出站,直接换乘镇远的中巴,再大约两个小时,黔东南的另一处名胜就在这里。

【七】镇远古镇,一条镜河两座城

最初听说镇远,是在一个已经离职的同事口中。

那时他对我说:以后我辞职了,最想去镇远安居,镇远你没去过吧,我特别喜欢,推荐你去看看。

一年多前,他真的离职了,后来失联,也不知道是否真的来了镇远。

100t180000014jrs80D9D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从车站下来,一路打听镇远古镇在哪里,所有人都是一副奇怪的目光打量着我,手指着那个方向,就那边。

于是我顺着他们所说的方向走着,有时候看到隧道、有时候看到屋檐,有时候看到两栋楼房直接的窄缝,却一直没有见到所谓的古镇。

100s180000014qlo8E8C6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b180000014m41s8E2F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直到过了一座他们口中说的桥,看到了穿城而过的那条舞阳河,才发现,镇远似乎和我理解中的不太一样。

100c180000014md9f0C05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l180000014jw1a2A81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沿河而行,直到看到一个叫文化园的地方,我才知道,我们已经能够看到真正意义上的镇远了。而广义的镇远,我们早就身在其中了。

100q180000014l0h8E76E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u180000014jp2oB0AD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之后在的镇远的时间,我不只一次的提到这个词,安静。

即使这里依旧有很多的游客,即使这里晚上同样的歌舞升平,但傍晚的那一条镜河,平滑如纸,映照镇远,成了双城。

100w180000014prb29EBC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入夜,灯光渐渐亮起,每一盏灯火,都是双倍的亮光。

1008180000014jx3j297F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面对这样的镇远,我似乎都不会拍照了,每次端起相机,我的取景器了都是同样的场景,对称,对称,还是对称...

100t180000014jr9g53CA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无论我怎么提醒自己,照片不能这么拍,全是一模一样的有什么意思,可是面对这块镜子,我实在不忍心变化角度,就是连一张对角线的对称都忘记拍了。

1002180000014qsyf52A2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e180000014mh46FB5D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v180000014urti9A98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入夜后的镇远喧闹起来,人们纷纷走出屋外,漫步在五光十色间。

100g180000014kf0kD50D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舞阳河的游船无意间打破了一面镜子,波澜起伏,惹人醉。

100n180000014isaa6A2A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和在西江寻找住宿相同的方式,沿着古镇的街道一路前行,遇到合适的就驻足观望一番,然后再走,直到被镇远镖局的名号所吸引。

1008180000014jx4i3A04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大河关驿站,除了一间被预定客人放鸽子的房间,全部满房。

不知道是店铺的名字吸引了我,还是因为店内的灯光。

100f180000014jqui1E39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住在这家,好像只是因为这个蓝色的躺椅。

客栈的对面是万寿宫,舞阳河在他门前转了一个弯。

此处又名青龙洞或江西会馆,是清朝时期江西商人修建,距今三百余年。

宫殿沿山势修建,楼阁玲珑,飞檐斗拱,雕梁画栋。

100r180000014i5bg0F78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在小潘吃过了贵州地道的苗家酸汤稻花鱼,这次到镇远,也不忘再度回味。

于是找了家当地比较有名的酸汤鱼馆,再选了几个店家推荐的菜式,开吃。

100m180000014t3ze3EA4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吃的晚,也吃的慢。

虽说不及小潘家的地道,倒是更贴近大众的口味儿。

于是直到店家打烊,我们才尽兴而回。

游客或许早已入眠,只有偶尔划过的车,留下些时间的印记。

贵州之行的第五天晚上,按照我的旅行,这时间算不上短,但绝对也不能算长。

原计划八天的行程,突然就想就此打住,只是因为想蛋蛋了。于是当晚就定了返程的机票,决定提前回去。

不得不说,有了蛋蛋,便有了牵挂,日子慢慢变化着。

在贵州的最后一个清晨,还是决定早早起来,去古镇边的石屏山顶守候日出。

虽然之前的经历清楚的告诉我,明天又将是一片雾海。

100j180000014j8og2E80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出客栈不足百米,便是石屏山景区入口。

公告上写着早七点至晚十点景区工作时间之外擅自登山,一切意外概不负责。

此时只有清晨六点,看来也没机会麻烦人家了。不过20块钱的门票钱没地方交,倒是让人烦恼,以后要是所有景点都是如此多好。

绿色清澈的舞阳河穿过整个镇远县城,其中最核心最美的一段,被人们称之为镇远古镇。

果然,期盼奇迹出现的雾散云开见日出的画面还是没有出现。

朝日如一颗落入水中的蛋黄,奋力的翻滚着,只留的下几缕涟漪。

100m180000014t3zt3CB4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s180000014qlr45977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远处,古镇滨河的房屋从这里看过去,惊人的相似和齐整。

1001180000014wnf12705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这样的天气,一定是没有了激动人心的日出。

但雾气弥漫中的镇远,依旧让人印象深刻。

100q180000014kzxyA65F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穿城而过的火车与舞阳河并行而去。

100k180000014nwqe7AA7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朋友说,从镇远驶往怀化方向的火车是一定要坐一次的。

窗口,舞阳河就在眼下,一副活动的清明上河图,我能够想象那样的场景,只是唯有将这样的经历放在下次了。

100w180000014prdnD322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k180000014nwp1F586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再一次回到客栈已经是八点多了,阳光渐渐爬上万寿宫所在的山头,雾气慢慢消散开去。

1008180000014jx6aB72C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景区的工作人员早早的开始了一天的工作,擦镜子是他们每天的必修课。

10071800000150er67874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r180000014i5cz0E3A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早餐,丰富的小吃最合我的口味。

豆花、米粉和叶儿粑,红的艳丽,绿的清亮。

100m180000014t40wB0E8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有时间在临河的位置坐下,喝上一杯咖啡,镇远,该是一个让人慢下来的地方。

100k180000014nwpi1B2B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可惜这样的时光并不属于现在的我,于是抓起背包,跨上相机,离别,是今天的主题。

告别镇远,同样也是告别贵州。

100u180000014jp63535B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在桥头,看见这样的一幕,我想这便是我急着回去的理由了。

突然觉得,如果蛋蛋在大一点,旅途中我是否该放下相机,多多的陪在他的身旁呢?不知道,只能珍惜眼前。

100a180000014l1qt2057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下一次再到这里,或许可以看一场龙舟赛,只是不知道要等多久了。

100n180000014iscs7233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起风了,离开的时候才发现镇远并不都是双城,我是多么的幸运。

100s180000014qlsl743A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s180000014qlso4419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100t180000014jrx0C3E2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镇远的最后一片记忆,留下一个画框。

短短一夜,看的太少,读的太浅,却似乎知道了当年的友人,为何会说想去镇远了。

100h180000014lasv2513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原本是东去的火车,却因为临时决定提前回家,变成了西去的列车。

绿皮车、双层旅游观光车、和谐号动车,在贵州,铁路和火车串联起了整个省市,让人看到了这里的未来,同时也让人记起了过去。

100g180000014kf3u0D98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到贵阳,距离晚班的飞机还有些时间,随便找了个商场。这里正在举行美式黑八的桌球激战,而我只是匆匆一睹,更多的时间留给最后的一锅酸汤鱼。

带不走这里的味道,那就多记下一些吧。

1002180000014qt27195F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贵阳龙洞堡机场,飞机正点起飞。

1006180000014kc7vDEF7_R_800_10000_Q90.jpg?proc=autoorient

凌晨,回到家,终于又看到熟睡的蛋蛋,多么完美的句号。

下一站,我和蛋蛋一起去。



【后记】感谢有你

预约游记的时候,我说,想用几天时间,换一个真实的自己。

贵州之行,从溶洞到峡谷,从苗寨到古镇,多姿多彩,目不暇接。

这样的旅途注定是疲惫的,收获也是意想不到的。

我也不知道真实的自己该是如何。

只是乐在其中,既然如此,真实,便是珍惜眼前吧。


贵州摄影网-贵州微摄区 www.gzsyw.cn 黔图网 www.qiantupic.com 客服QQ:277098899

搜索

商务合作

客服热线:13007884048
客服热线:13312212558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关注微信公众号